• <blockquote id="ys2m2"><samp id="ys2m2"></samp></blockquote>
  • <xmp id="ys2m2">
  • WTO遭美國“霸凌式改革”威脅

    ?

     ? 美國和歐盟7月25日達成了通過談判緩解貿易摩擦的協議,并同意成立聯合工作組推進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革。而10天前,中國和歐盟也承諾就WTO改革開展合作,并為此建立世貿組織改革副部級聯合工作組。另據外媒報道,加拿大已在為10月份在其首都渥太華舉行探討WTO改革的國際會議做準備。

      世貿組織總干事阿澤維多日前在《中國日報》網站上撰文指出:“我們看到世界各國領導人更多地參與到WTO事務中來。他們想要努力加強和改進WTO體系,而不是破壞它?!?/p>

      如今,WTO改革已成為各方關注的一個焦點,它既關系到該組織的存續和發展,又將成為多邊貿易體制與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的重要角力場。

    美國正嚴重干擾WTO運轉

      WTO成立于1995年,前身是1948年成立的關貿總協定,目前WTO有164個成員,成員貿易總額達到全球貿易總額的98%。一直以來,WTO都是全球多邊貿易規則的重要制定者和有力維護者,而美國在這一過程中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但如今,伴隨著美國經濟實力的相對下降,美國政府奉行“美國優先”,推行保護主義貿易政策,其與WTO的沖突不斷升級,并正采取措施逼迫WTO做出屈從于美國私利的改革。

      今年2月28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了提交給美國總統的《2018年貿易政策議程和2017年年度報告》,詳細闡述了美國對于WTO及WTO改革的態度和觀點。美國依然認為WTO是一個重要機構,但美國對其不滿和擔憂在增加,美國認為WTO并未像其當初預想的方式運轉,已對美國保護自身國家利益的能力造成了損害。

      該報告列出了美國不滿的諸多方面,其中最不滿意的地方就是WTO爭端解決機制(DSU)。DSU是WTO成員通過司法手段解決貿易爭端的機制。美國對其有兩點不滿,首先是DSU做出的裁決,美國政府必須執行,美國認為這侵犯了其主權;其次,美國認為DSU的法官在一些裁決上不公正,損害了美國利益。

      美國的抱怨沒有道理。因為DSU做出的裁決,其所有成員都必須執行,非美國一家,而且這正是DSU當初設計的目的,也被認為是WTO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牙齒”。其次,設立至今,美國作為起訴方的勝率也在平均水平之上。

      此外,該報告表示,美國將與WTO成員合作,推進WTO改革,共同解決上訴問題,但現實中,美國卻采取了單邊主義和極限施壓的做法。

    ?? ?3月份,美國政府表示,美國將無視WTO的一些裁決,如果這些裁決損害了美國的主權。5月份,上訴機構的韓國籍法官張勝和的任期結束,按照多年來的傳統,他將獲得第二個4年任期,但美國打破慣例,不支持張勝和連任,使得應由7名法官組成的上述機構的空缺名額擴大至3人。上訴機構是DSU的終裁機構,有著“世界貿易最高法院”之稱,其審理一件貿易訴訟案件通常需要3名法官,如今上訴機構僅余4名法官,WTO解決貿易爭端的效率將大受影響,而且如果美國繼續阻撓法官遴選程序,到9月份,毛里求斯籍法官到期離職后,上述機構將僅剩3名法官在任,此后如果再有一名法官離任,DSU將面臨停擺的尷尬處境。

      對于美國的上述行為,路透社表示,美國認為WTO對其不公,要進行大幅改革,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美國已將DSU逼到了崩潰的邊緣,而這些行動可能使WTO“窒息”。

      但美國逼迫WTO“就范”的行動并未停止。7月初,美國媒體報道,美國政府已擬好一份名為《美國公平和對等關稅法》的法律草案,該草案允許美國總統隨意提高美國關稅,無需經國會同意,也不受國際規則約束。

      該草案被認為是美國拋棄WTO基本準則的一個標志,因為其將賦予美國不遵守WTO兩條基本準則的單邊權力。第一條是最惠國待遇,即WTO成員,除簽署自貿協定外,不能給與其他國家不同的關稅稅率;第二條是約束稅率,指世貿組織成員在一般情況下,不能將某產品的關稅提高并超過該成員對該產品在上一輪談判中達成一致的并已寫入該成員減讓表的關稅水平。

      有分析人士認為,如果美國國會批準該草案,意味著美國實際上已退出了WTO,即使沒有公開發表退出WTO的聲明。對此,《名利場》網站載文指出,若從常識判斷,美國國會是不會批準類似上述草案的法案的,但是目前的事實是國會并沒有表明它會百分百對這種行為說“NO”。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就明確表示,這個草案可能會在國會獲得很多支持,尤其是民主黨。

    嚴重威脅多邊貿易體制和世界經濟

      雖然7月份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及美國政府高官均在不同場合表明美國無意退出WTO,并同意與歐盟成立聯合工作組推進WTO改革,但考慮到美國政府奉行“美國優先”理念,3月份以來單方面挑起大規模經貿摩擦,以及同期對WTO采取的措施,不少分析人士對美國真心推動WTO改革的意愿持悲觀態度,認為美國正在破壞以WTO規則為基礎的全球多邊貿易體制。

      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大學政治學教授彼得·麥克納表示,“WTO與‘美國優先’理念是沖突的,目前美國政府眼中最好的WTO是那種沒有牙齒、沒有規則,無需美國付出任何代價的組織。相比于開放和自由的全球貿易體系,當前的美國政府更喜愛保護主義和重商主義?!?/p>

      康奈爾大學研究貿易政策的資深教授埃斯瓦爾·普拉薩德認為美國對于WTO的所作所為,將對當前的多邊貿易體制造成沉重打擊?!叭绻绹鴽Q定一走了之,WTO的貿易裁決將散失有效性和可信度?!?/p>

      美國前任執行副貿易代表溫迪·卡特勒表示,美國目前在WTO上的行動“顯然背離”了其以往的政策,尤其是在對待WTO的裁決結果上,其危險之處在于其他國家可能會跟隨美國采取類似舉措?!拔也淮_定,如果我們的政策是只遵守我們認為可以接受的裁決,我不確定,我們能期待其他國家遵守WTO的裁決?!笨ㄌ乩照f。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認為,美國目前的貿易政策實質是對等貿易,與WTO規則不符,如果任其繼續發展下去,將成為全球自由貿易的陷阱,也將帶來全球多邊貿易體制的崩潰。

      除了嚴重威脅多邊貿易體制,美國目前采取的貿易措施還對世界經濟的健康穩定發展造成嚴重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期發布的報告顯示,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已成為近期世界經濟增長面臨的最大威脅。IMF的模型分析顯示,如果當前的貿易政策威脅變為現實,商業信心由此下降,到2020年全球產出可能比當前預測值低0.5%。

      而且,不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將受到沖擊。麥克納說,目前還無法預知美國政府會走多遠,但加拿大75%以上的產出都出口到美國,美國的貿易限制措施將嚴重影響加拿大經濟。

      世界銀行東亞太平洋地區首席經濟學家蘇迪爾·謝蒂表示,美國發起的貿易戰將傷及東南亞(全球經濟增長最活躍的地區之一),因為東南亞是區域供應鏈中的重要一環。一些東南亞的經濟分析師認為,高度依賴出口的泰國、菲律賓、越南和高度依賴服務和轉口貿易的新加坡將深受沖擊,進而給東盟一體化發展遠景蒙上陰影。

    美國受傷也不輕

      雖然美國政府當前的貿易政策處處優先考慮美國利益,但其實際效果卻并不一定能實現“美國優先”。

      首先,美國的國際信譽受損嚴重。加利福尼亞大學歐文分校法學教授格雷格·謝弗在評價美國近期針對WTO的行動時說,美國反對張勝和的重新任命,造成了將政治引入本該完全是一個司法進程的風險。而且此舉讓美國看起來像一個仗勢欺人的國家,而非支持法治原則的國家。

      其次,美國與傳統盟友的關系遭遇挑戰,經貿互信大受影響。在歐委會主席容克就解決美歐貿易爭端訪問美國前5天,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每年一度的夏季記者會上說,“我們不能簡單地依靠美國這個超級大國”,歐洲應該找到自己在全球秩序中的角色。

      容克此次訪問美國,雙方達成的緩和美歐貿易摩擦的協議也被外界解讀為內容空洞,且并未解決汽車關稅威脅。當時,正在韓國訪問的德國外長??啤ゑR斯對該協議的表態很謹慎。而德國工商業界的代表、德國工商總會主席埃里克·施魏策爾的表態則更為直接。他說,現在要靠美國來重建與歐洲的信任基礎,取消關稅,并與歐洲達成一個符合WTO規則的全面協定,“這些都取決于美國”。

      第三,美國的經濟損失不輕。美聯儲主席鮑威爾7月份在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發出警告。他表示,美國政府的貿易政策可能已對美國企業資本開支產生影響,因為美聯儲聽到越來越多的企業表示將暫時擱置資本開支計劃。

      此外,美國的一些產業已開始因其他國家的貿易反制措施蒙受損失,例如,美國農業的損失就很明顯。據美國農業部的估算,自美國單方面挑起經貿爭端以來,其他國家的反制措施已給美國農業造成約110億美元損失。雖然美國政府已公布了一份總額最高達120億美元的農業補貼計劃,但該計劃遭到了許多國會議員、農業協會代表和農場主們的反對,他們紛紛表示“要市場不要補貼”。

      而且,當前的單邊經貿政策還將給美國長期經濟增長埋下隱患。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對比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的數據,2016年美國資金凈流入1465億美元,2017年是897億美元,2018年是513億美元,預計2018年資金凈流入的4季度移動平均值將降至2012年的水平。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亞當·波森表示,美國今年有很多利好企業增加投資的信息,例如企業所得稅稅率被大幅調低,從35%降至20%,美國經濟增長預期提升等,但是美國及跨國企業投資卻不升反降,而且降得很厲害,主要原因就是美國激進的單邊霸凌行為和拋棄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經濟秩序,抵消了上述利好對投資的刺激,導致美國對于企業投資吸引力的快速下降。而這將影響美國長期增長、減少高薪工作的機會并加速全球商業離開美國的進程。

    來源:2018年8月22日出版的《環球》雜志 第17期

    《環球》雜志授權使用,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本刊聯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請關注《環球》雜志微博、微信客戶端:“環球雜志”

    ?

    責任編輯: 林睎瑤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445511
    337p人体粉嫩胞高清视频,最新亚洲AV日韩AV欧美AV,人妻被蹂躏的欲仙欲死,免费很黄很色裸乳直播